现代诗歌精选集评投投稿-我给女儿写首诗



 《我给女儿写首诗》
 
在别人豪华的别墅外
我羡慕垂涎的呆立
树木  异草  繁花
林木葱葱  好花树树
简直是一个个植物土豪
于是我也小偷般的培育了一盆碎
他们说女儿是贴心的
爸爸的小棉袄
                         


在我贫瘠的阳台
那可是我自称的后花园
如同我的精神家园
生长的几株蔫巴巴的小树  矮草
于是我便把那盆小小的牵牛般的花儿
放在我空旷的精神阳台
也放在我们欢乐之家的心上
 
我不会宠她  也没有宫殿
她不会成长为我家的小公主
小花只是下里巴人的一株
她的奶奶给她施肥慈爱  仁心
她的妈妈给她施肥健康  善良
我会经常给她喷洒快乐  正直
她的哥哥给她滋润梦想  美好
伴随着成长
她还要吸收太多的营养
我的小棉袄
就这样在叱声和呵护下
长成我们家里的一朵
金花
                           


我家的小花儿
常用我的手臂走出家门
让阳光和钙
从垂直的高度穿透心思和胳膊
进入我们幼小的生命
 
待她略有成长时
我把我的小花插在头上
让花儿成为我骄傲的装饰
 
我的小花园里
也有了草木  鲜花
没有藤蔓和荆棘
我陶醉在
家的芬芳
                     


我听说儿子是打游戏买装备
等儿子翅膀硬了
会被一个叫儿媳妇的盗了号
女儿是父母栽种的一盆小花
精心抚养了几十年的园丁
只能眼睁睁的一任那个叫女婿的盗贼
把正盛开的鲜花连盆端走
于是心里便空留了
对棉袄温暖和馨香的思念
还有原来堆花盆位置的眷恋
 
我常常憧憬别人的幸福
似乎缺少花儿的港湾便不可称之为天伦
尽管别人说儿子是债主
女儿是小情人
如果绕膝的只是债主
那家里的天空定常常是愁云不展
                         


我的小花才半岁
她听不懂我呢喃的细语
和我粗犷如兽嘶吼的歌唱
我要给她写首诗
待她长发及腰时
我给他束辫子
她给我绑胡訾
我给她读着我现在编排的文字
像她认识童年的蝌蚪一样
让她给我唱着歌谣
长大后她便成了我
小时他是家里的玩具
老了我们是她的宠物
 
写诗这会窗外正下着雷阵小雨
我希望阳光  微风  小  雷电
甚至挫折  失误  灾难
一如既往地考验我的小花
人生如流水
没有绝境
便无风景
                        


红的  绿的  紫的 还有鹅黄
我给我的小棉袄选择
什么袄面
因为是我前世小情人的外表
我要绝对的支配
等我的小花窜过了花盆
我的棉袄可能要被我拆了
做成厚厚的棉鞋
陪我度过人生的冬季
和儿子的小鞋放在一起
回味人生路
儿女两双鞋
 
雨大了
我停下写诗的手和咬字的心
我去看看我的花儿
给她当人生的伞
 

 
  《雍容是嵌在骨子里的一种高贵》
                     
我打马经过你繁花似锦
波涛汹涌的心思之前
你连含羞的一瞅都不予以表现
任凭冰冷的两瓣玻璃向我寄来
阳光的灼人片段
 
在日光  月光  细雨里  清风下
以及我矮身躲在雷霆的风狂雨暴的角落
思忖你散散点点的记忆
像星星一样在思想的夜幕里闪闪烁烁
又隐隐约约
 
一任岁月版印出你的凄美冷峻
 
我疲惫的滑行在无边的浅流
流言像快刀 猛刺我心
直到你快乐小艇向我寄来丝丝缕缕
轻醉的慰藉
让我死灭的冷灰才感触旷世的温暖
 
原来自倨馨香是一种丰满的内涵之美
不是简单粗俗的孤傲
像兰草一样平凡的外表下
风传的只是一种内在的臻品
 
雍容是嵌在骨子里的一种高贵
华丽的只是口口相传的误解
让我收藏起你表面的涟漪
向你田田的心意致以深邃的敬佩
 
一如含蓄绵长的细雨
总是让眼睛在镜后躲藏
 

 
 《陪我家医生在病房照看小女儿》
 
灼热似箭
像有一千只蝗虫猛噬我心
心悸如焚
似有千万只蛆虫蠕动心房

这是凌晨两点多的医院
大汗如雨滂沱我身
辗转反侧的床不时发出声声叹息
走廊里及空气里
口腔和鼻腔里
几十个婴儿几乎同时开口
用最纯真的原始之嗓开始各种天籁的真唱
他们在表演野蛮和洪荒
一个个歌唱家在扯音练嗓
比谁的高音谁的音域宽广
谁的音色清脆谁的音值漫长
 
还有声如豕噜的大人模样的歌唱
在这音乐比赛里担任间奏和裁判

一江波涛汹涌的海洋
滚滚翻涌滔天巨浪
 
我们像一只只失控的小船
在波峰波谷间求生的把颈项向上伸长
似有千万只大蝉同时在剪我肺腑割我耳膜,
似有千万捆茅草堵塞在心头
针刺尖挠

我就在一米乘一米五的舞台
自由自在的翻滚出烦躁和不安
就这样用分割来切分时段
用哭声来丈量黑夜的凶狠漫长

风静热涌  我一秒秒呼吁久违的天明
从鸡鸣声中慢慢的踱来
把清晨的序幕打开
  

 
 《最美的诗句在梦里》
 
这是一件真实的事件
梦中我与最美的诗歌擦缘而过

我清楚的记得我还咬文嚼字字句斟酌
写出了一首美轮美奂的文字
用词  分行  比拟  情感,
我可是竭尽全力了
费尽了我江郎的所有才能

在欲醒不能的梦里我不能用笔触记下
只等在阳光叫醒的清晨把它写出来
可让晨起的鸡鸣抢先叼食了我的灵感和记忆
甚至连一个文字的细节也不能在深沉的大海的记忆中捞出

就像不幸失事失踪的飞机一样
悔恨交加的内心和情绪
无法让我重新进入戏剧一样的梦境
再次俯拾我那失落满地的琴弦
让我的得意之曲就此失传

让我去匹配了梦境的钥匙
有机会再去破译这神秘的迷阵
抢回我曾失却的金黄的宝藏

 

  《把往事关进囚笼》
 
把往事关进囚笼
让它永远不得放风和流窜
用土埋葬,不要用雪覆盖
 
从记忆里删除
连一点痕迹都不保留
包括雨的语言
风的模样
雷的震怒
雪的伤痕
  

 
 《让理想的太阳经常照亮现实的天空》
 
梦想是气球
吹的太大也许会破裂
太虚无缥缈则会飘飞
幻想是月亮
在白昼不会出现在天上
妄想是乌云
经常遮住太阳
使人生路失去光明
经常泪水滂沱
遮挡的前路也许有悬崖万丈
一不小心就会粉身碎骨
 
让理想多点理智
靠近现实多接地气
 
灵魂如果有的太远
身体就会疲惫不堪
 
让理想是一轮灿烂的金黄
没有任何物质可以遮挡光线的刺穿
让现实和理想经常用温度和光明交流
实现无阻隔对接
 
黄昏可以忽略
但一定要珍惜夕阳


 
 《给心情装上空调》
 
从此开启科技管理生活模式
只有温和,没有暴躁
偶尔的冰冷
也只会是换个方式和腔调
 
人间四季全是春城潮涌
世间众生均是谦谦君子
 
每一个生命都来之不易
每一个灵魂都值得尊重获得礼遇
 
没有了口角聒聒,没有了刀枪剑戟
没有了你死我活,没有了牢笼罪恶
毒气 冤孽 灾祸 妒恨
都将在空调的旋钮里屏蔽

------------陈典锋


 

内容来自牛寺的诗,版权归牛寺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niusideshi.com/sgfg/4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