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精选 现代诗歌精选集-在禽兽的市场叫卖

 

《在禽兽市场我叫卖自己》
               
我眼睛里插满草标
在满世界里叫卖
最好是通过文人的宣传让那些失去理智的蠢狗
把我买去了
我养不活自己了
出售了自己吧
 
在这个物质和精神匮乏的时代
那些奴颜婢膝的卖国贼
购买日韩菲律宾和美国苹果
吃肯德基去日本旅游等等的脑残
他们有的是钱
把我买去吃了吧
我可以补脑
让你写出大致爱国的
 
医生说吃什么补什么
你吃掉我
连骨头和头发都不用吐
可以补点骨气、智慧和钙
也可以补补传统的中华民族的血性和尊严
就把我权当一枚癞蛤蟆
可以在想象的空间里
吃掉一切你认为的天鹅
比如你的祖先,你的父辈
还有你的在抗日战争里受辱的母亲
 
那些吃人的魔鬼吃了你的人性和记性
你吃了我再去活着吧
不然这个世界
不光是满充走兽和行尸走
更多的是返祖的红腚猿猴
和赤裸的卑鄙


 
《空巢》

儿已经迷失了你的方向
只有悠闲的夹杂乡音的风儿偶尔前来造访
树枝也不愿了这种承担

你像一只只慵懒破旧的笼子
衣衫褴褛的蹲在布满灰尘的角落
任疾驰的脚步踢来踢去
还有奔驰而过的车轮
老想不经意的压断我的
僵化佝偻的脊梁

我们是农村的一群留鸟
在破败如絮的土墙里
坚守一张张张口的雏儿
织着摇摇欲坠的破洞穿风的血缘和邻里之网
用生命的余晖
 


《阳光经常给我装修房子》
 
阳光像个调皮的孩子
几乎天天给我装修房子
早上在南边进来
下午从北边开始
他总是随意涂抹
一会在这里画个窗子
一会在那里投放风景
一会在墙上开个亮窗
一会又把我书柜弄歪
在这边抹点亮粉
在那边涂点暗影
 
冬天他给我捎来温暖
夏天老给我带来汗水和燥烦
把家里有时搞的很乱
 
光阴在家里逗留
岁月在墙面流淌
为什么我的家里只有阳光
因为乌云和雨雾爬不到我家墙上


 
 《这个七月》
 
这个七月
阳光似利刃  剥开我肺腑
噪声似大锯  猛锯我心
柳枝似长裙  一改往日的飘逸
撩人心烦意乱
草木似患瘟  耷拉着曾经旺盛的活力
行人如炒豆  热锅上窜跳
车辆如火柴盒  擦之即燃
 
这个七月
暴雨似桑拿  收获一只只即将熟透的人宴
马路粘鼠板样  吸附几多瘫软难行的步履
空气燥腥似血  呼吸如同病危的喘息
屋舍似锅炉  吐出丈许毒獠
水潭似火锅  人群自助唰烤
 
这个七月
如同熬锅煮饭  人人都是荤盘的配菜
空调  尾气  锅炉的烟囱  县城的“三废”
都是生猛的佐料
这个七月
室外烧烤  室内清炒
 


《城市是一个巨大的公园》

高楼是孩子们随手叠起的积木
四通八达的马路是纵横交错的河渠
车子如小舟轻快的穿行
湖泊似城市的一只只复眼
静观着穿着衣服的猴子表演着各种杂技
丛生的树木和花草石头也是忠实的观众
偶尔会摇头弯腰弄出些搞笑的表情
灯光和噪音呢?
是游戏里的诡秘制造者
和自来水一样只是一种道具的补充
 
夜是累坏了的白天
所以有些猴子们的行为就乖张异常
城市是一个个巨大的公园
悬挂在长长的河流和连绵的群山的衣襟上
是自然的一枚枚纽扣
在阳光的照射下绘出七彩的图画


 
 《江山是位巨人》
 
江山是一位长寿的老者
年年白发返黑
 
春季的黑发匆匆
夏季的麦浪是他的白发
秋季头发黄金涂满了化妆的香精
冬天褪尽了发茬
偶尔有白色的头屑雪白纷飞
 
河流是他不竭的泪水
山峦是他暴凸的血脉
风雨雾霜是他的多种脾气
惊雷是他的呵斥
电光是他的耳刮
草木是他纤细的绒毛
狂风暴雨是他怒斥的滔滔语言
地震是他跺脚发怒
 
太阳和月亮是他的两只眼睛
始终炯明如炬
乌云是他呼吸的气雾
星星是他簪戴的宝冠上的明珠
海洋呢?是巨人盛水的大碗
 
大地是他的床
天空是他的被
他浑身的汗水
就汇成了湖泊
 
水族是他饮水里的细菌
我们这些营营不已的高级人类
是他身上繁衍不息的虱子
攫取着他有限的血液和矿藏
 
我们隐藏在他粗壮如草木的毛发里
高楼是他身上竖起的毛发
寄生草一样吮吸他甘甜的汁液
就是死,
我们也要在他身上拧个伤疤
结痂后我们在上边画上印纹
把这作为我们的墓碑

---------陈典锋


 


内容来自牛寺的诗,版权归牛寺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niusideshi.com/sgfg/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