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诗歌赏析 现代诗歌鉴赏精选-飞翔的翅膀

 

《飞翔的翅膀》

诗歌是一种临空自如惬意的飞翔
在想象展开随意的翅膀
心的最大敞开是在蓝天
天马行空,使心绪偶然有遇
值得珍贵
诗歌就是一匹白飞翔的天空
驰骋你所有纯洁的梦想
所以我放声歌唱
不为花开花落不为雨雾不为阳光
只为了那一场季节中的碰撞
于是,我用我生命赞美
抒发我人生最真实的人格肖像
这就是我的
我独自辉煌的奋斗
更是一种飞翔



《爱是什么》

爱是什么
爱是雪,洁白高雅
天色尚早,让风干的炎热定了方向
去感觉爱是火的温情与热烈
在歌中享受永恒甜美
在梦中拥有恬静幸福
其实,爱不是什么
他可能是挂在墙上的微笑
又如同泡在泪中的痴情
仿佛,母亲
不用放火,石头已经暗哑
如此,父亲不用惦记花开
镰刀还在伸缩
更是与心爱的人一场邂逅
就知道了
爱是永不止息



《本性》

猎人喜欢狩住的猎物
我们也未尝如此
只不过,我们带的是一只
七月枝头上的果实
秦皇想长命百岁
我们也不想憔悴
只不过是
我们幸福的那段年月
在是贡舍中与人换回的
那一截
如果是匕首和美女的选择
我将选择后者
除了匕首同样的用途外
她还有一类别处再也无从得到的
表膜的温柔
如果人可以死后复活
我宁愿苟活一会儿
因为再过几十年后返回来时
等待我们的已不是当年的那种
真诚中的期盼



《窗子》

(关起窗子就关闭了所有世界)
打开窗子
就打开一片人间
窗棂坚辛茹苦地
调整焦距选取镜头
拍摄沧桑岁月
窗外的本是一方净土
屡演悲欢离合
他们就叫为生活
于是,窗里窗外都一样被玷污
(无所谓,窗里窗外是否说实话)
窗外有风
刺得人心震颤
让喜悦滋生蔓延吧
让忧伤爬出爬进
关闭窗子入睡
淡泊如烟生命



《春天的语言》

小花成了
春天的第一句语言
被冬深情的孕育
让春风竭尽全力含辛茹苦地
选择每一处枝丫
于是,小花变成了春姑娘
在青翠欲滴的绿怀抱里
摇着阳光的小铃铛
战战巍巍的在风中学舞
常被熏香的风儿灌醉后东倒西歪
像小孩子一般
常常有鲜为人知的幸福感



《大雨即将来临》

狂风驾威压境
大雨即将来临
到处都有一种干枝
碰响的脆烈声
空气干燥地聚拢
轰响动雷
桔色的田野和山坡
倒伏在一种颜色里
形状怪异
如一面很有力度的
风旗,像人
两颗弹丸里流出一种
高性能腐蚀剂
把刺穿锈化的天幕
让滴水穿石



《等待》

我以禅的名义等成一株树
禅以我的形象注释其内涵
于是
春天驻进我的心房
相思树永远发芽开花
想收获一次幸福的品尝
也要有过一次缠绵
数次光耀人目的
辉 煌
孤 独
白天的太阳
晚上的月亮
孤独
往返于东边与西边
无源的小河
不竭,哪怕
到了永恒的海底
仍然



《胡子》

在古代有很多人
宁愿保存胡子
都愿意舍弃生命
于是,这些著名的胡子
便很坚硬的刺入史册
现代社会倡导繁花开放
于是胡子到处疯长
长胡短胡粗胡细胡
美胡劣胡直胡弯胡
黑胡白胡真胡假胡
胡子的漆黑和硬杂
占据很重要的地方
使人隐藏真实模样
有些胡子一直难以清理
便束成辫子
堵了口是心非
变成脸上的面具
如同生活一样
长短不齐



《恍时》

发现每次在心中描画的圆满的图案
全是扭曲的扁形时
当发现自己每次流泪
都是为了冲洗一种梦境时
猛然才发现
我还未长大
发现自己一直崇拜的是一无所有的空虚
夜里曾千万次咀嚼过的思恋
也只是无味百般的舌头
于是
恼怒地拔光了心坪上的荒草
种上一株
拨节更快的枣树
让岁月的风去沉淀阳光
在秋天相思来时
便去采摘树上那一颗颗
青青的——
也许红的果



《旧中国的一些现象》

也许是旧中国的气象事业不尽完善
或是旧中国的历法被一些人
颠倒黑白,总之
旧中国的夜十分漫长
旧中国的昼没有太阳
旧中国穷人的身影到处蔓延
旧中国的监狱人数满员
旧中国,农民通用的一个名字叫
悲惨
军阀管用的一个词叫
肆无忌惮
土豪劣绅常耸耸肩说
舒坦
旧中国恶棍:混蛋,死囚
常出于报端占据头版
真理,在一些很神秘的字眼下若隐若现
旧中国的
是被一群自称共产党额好汉
身居樊笼用生命点燃
被民众的呐喊和手臂燎原
旧中国把这些人的形象
衬托的很灿烂



《就这样等到天明》

流火的七月仍无处藏匿
火舌斯舔每一个空隙
热量自人眼中
以光速传递
阳光自融
醉花落向大地的
每一处伤痕
就这样与流火碰怀
与蚊虫抵抗
与灵魂寄语
无可奈何且
心安理得的坐着等到天明
再等天明



《历史无情》

姜太公大智若愚地钓了几千年
只钓起一则寓言精品
岳飞精忠报国地忠君几十载
也只是等到了十二道令牌
以及锐尖程铮亮的“莫须有”
一直到现在都刺疼人心
历史无情
有些故事尽管落地有声
后人却都不那么震惊
秦始皇的长城再长
也没有孟姜女的眼泪长
历史似乎有情
温如老姜
在一些人的心中,如磨砺之风
如流水千年
总落得个
伤痕累累,血迹斑斑
历史仍由古到今
走向明天



《鸟鸣像汉字一样》

爬满天空
字迹深刻而凌乱
犹如狂风过境
我无法忍心孤独地
让那些历史罹难的
中国象形汉字
从空中滑落
粉身碎骨
但是
鸟不偏不倚的选择了我
我邀风轻送别处
我掩耳联想翩翩
我躲避鸟的迫袭
关上门蒙住被不留痕迹
就只因为这只该死的鸟儿多嘴
害得我一整天活得很累
我整理好忧郁的心
于是,我变成石膏塑性
不动声色

----------陈典锋




 

内容来自牛寺的诗,版权归牛寺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niusideshi.com/sgfg/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