糟老头

   

《糟老头》

糟老头
手卷条条花布
放下花布
他就在那开始摸索
高兴又痛苦
放下痛苦吧
婚娶已为遥远的事

糟老头
热恋条条花蛇
花蛇四面聚下
使她无尽槽吐
糟吐又痛苦
忘记痛苦吧
狩猎已为遥远的事

糟老头
紧握条条柴刀
柴刀由下而上
笨拙又粗糙
放下柴刀吧
羞怯已为遥远的事

 

内容来自牛寺的诗,版权归牛寺所有,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本文地址
本文地址:http://www.niusideshi.com/nsds/1.html